孙涤:不懂特朗普?是精英自high太久了

编辑:第三时尚网2016-06-13 12:32:19
浏览:
文章简介:【根据最新的选举人票统计,特朗普已获得1238张选举人票,正式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一年多前,美国精英还对他不以为然、嘲讽有加。坦言自己曾看走眼的孙涤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已经不再觉得他是荒唐不

【根据最新的选举人票统计,特朗普已获得1238张选举人票,正式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一年多前,美国精英还对他不以为然、嘲讽有加。坦言自己曾“看走眼”的孙涤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已经不再觉得他是荒唐不经,毫无道理的。特朗普的行为和思维也并不违背逻辑,更不是邪恶的。”特朗普身后有着美国中下阶层的从经济收入、社会地位、心理感受的全面下滑。目前,他的粉丝还在扩大……

特朗普起步时很多精英都不看好,如今势如破竹,您现在怎么样看待他的选情?

孙涤:

特朗普正式宣布参加竞选约在一年前,其实他一直有问鼎白宫的野心,但他的格调和做派令很多人大皱眉头,包括我自己,都觉得这简直是一个笑话,认为他不过是要露露脸,过把瘾,增加个人的知名度而已。

到了半年前,比较敏感关注的人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情。发现特朗普貌似搅局,其实是有深谋远虑和精细算计的。他讲话纵然出格,却紧扣着民众心弦。换句话说,他和众多选民的互动是出奇的有效,比谁都有效。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到那个时候,大多数上层的精英依旧认为,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权的可能性很小,认为即便侥幸赢得提名权,他也不会成为希拉里的对手。

今年二月后,尤其当他在纽约初选大胜以后,特朗普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已不再有任何悬念。而且他跟希拉里角逐,也将有机会胜出。以前的预测,特朗普赢希拉里的可能性不到1/4,现在超过了1/3。加上桑德斯的众多支持者,很有可能出于厌恶希拉里而拒绝投民主党的票,甚至为了反对希拉里而改投特朗普。这些百分之几的“摇摆投票”都会让胜负的天平倒转。因此,特朗普的赢面还是蛮大的,而这正在引起民众越来越大的关注,引起美国各界精英甚至各国政要越来越严重的担忧。

:特朗普他到底吸引了怎样的一群选民?他们是怎么想的?

孙涤:

一开始多数人以为,支持特朗普的是趋于保守的、以白种人为主的美国中下层群体。这些人近几十年来,无论社会状况或经济收入都是每况愈下,新世纪以来的十五、六年跌落的程度更是急剧。

这些人里有自由职业者、小生意人,或者公司但非高科技企业的员工,他们一般自我定位在社会的中坚和国家的主体,是希望通过自己努力和市场竞争来改善生活,并提升子女的景况的一大群体。过去四五十年来,他们的平均收入、社会地位,甚至寿命预期都在滑落。一些数据,譬如吸毒和中毒的人数比例、自杀率、肝脏衰竭率、精神抑郁发病率,等等数据都反映出这个群体的落寞、愤懑、悲观,正陷于绝望的境地。他们期待和渴求改变。变化的诉求曾推动了奥巴马在2008年当选。然而过去的八年里,这个群体的景况和感受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形恶化,特别在心理感受的层面,觉得政府没能尽到责任,没有兑现变化的承诺。不难理解,他们成了特朗普在千方百计诉诸的,强有力的支持者核心群体。

现在看来,特朗普努力吸引的受众范围还在继续扩大。如果将美国社会按综合指标分为五个等份阶层,特朗普正不断吸引处于中间的百分之六十(收入水平排在社会的20%至80%之间),慢慢囊括了中上层阶级(占80-90%的层级),许多受过本科以上高等教育的人群。在特朗普的忽悠之下,这些人逐渐得到这样的印象,特朗普或许可能带来些新变化,而希拉里当选则无变化的可能,徒然延伸目前的状况而已。

孙涤:不懂特朗普?是精英自high太久了

过去四五十年来,美国中下层阶级的平均收入、社会地位,甚至寿命预期都在滑落。

:这些中下层(白人)群体的状况有多糟?

孙涤:

美国政府常常使用中产阶级这个概念,但界定何为中产阶级却始终含混其词。给每个美国人的感觉,似乎个个都属于中产阶级,或者稍微努力一下,跳一跳就可以摘到中产阶级的苹果。其实,按美国目前的生活成本和税收、社保等等综合测算,要能支持一个中产阶级”的四口之家的开支,年收入应当在13万美元左右,相当于80万人民币。可在事实上,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肯定在它的一半,也就是40万人民币之下。

有非常多而翔实的数据在表明中产阶级的困窘状况。譬如,美联储自2013年开始的消费者财务和经济状况监测数据,提问美国民众是不是有能力拿得出来400元现金(相当于人民币2600元)来应急,有47%的人回答说拿不出来。又问那要怎么应付呢?回答是,不得不靠信用卡来透支支付,或向他人告贷,借短期的高利息贷款,或者当掉家里的某些物品,不然就没法对付。有如,银行评价客户的偿债能力时经常问的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能在30天内凑足1000美元(约合6500元人民币)?多达四分之一的人说没法做到。大多数人因为家里无积蓄,担忧一个月拿不到工资会付不出账单了。收入中下阶层家里的“余粮”甚至不到一个星期,即使收入处在社会60-80%层次的中高层群体的积蓄平均也低于六个月。这种状况,想来是国内的人很难想见的,至少对中国城市居民中的大多数,听起来直如“天方夜谭”。

:特朗普的很多言论都非常政治不正确,为什么还能吸引一些少数族裔?

孙涤:

在少数族裔中,渴望特朗普会带来新变化也有人在。华裔、西裔,至少有一部分人是认同特朗普的看法和说法的。

特朗普一开始就打出旗号,公然挑战所谓“政治上正确”的言论。而所谓“政治上正确“的说法和政策,在民众的心目里其实从来是带着讽刺意味的,并不那么“真善美”。但是,媒体精英牢牢掌控着话语权,很少真正是代表着普罗大众的心声。

这次选举的一大发现,就是主流媒体原本非常自信,自以为代表了民意、代表了进步、代表了社会将来的发展,其实得不到民众的认同,民众并不买他们的账,甚至可说是反其道而行之。这令美国的精英阶层很尴尬,除了一些抱着现实态度开始进行反思的,多半人倾向于责难特朗普的狡诈,唤起了民众的负面的情绪和躁动。从另一个角度,我们是否应当反思这样的局面:是不是特朗普的精明被高估了,选民的理智被低估了,而尤其是美国精英阶层的“政治上的自我正当”,被严重高估了?

:美国中下层的白人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地步的?

孙涤:

部分是经济上的自然发展的结果。即使在一个比较自由公平的社会和市场环境里,也的确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公平的竞赛会导致不平等的结果。“公平”和“平等”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也都是人类社会在致力追求的两个主要的价值。关键在于,要适地适时地取得某种平衡,太偏向于一端,或两者皆失,都是难以持久的。而当下的美国,矛盾积累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精英阶层更顾怜自己,沉醉在精英文化中,沉浸到自我正当的感觉里,而没有关心或照顾到其他人的利益,体验到他们的感受和痛楚。

况且,公共领域的话语权也是掌握在这部分高端的人手中的。他们利用整个话语系统包括媒体创造出一些“政治正确”的说法,避免政府利用政策来进行转移分配。比如在税收上的,尽管财富积聚在这些人手里,他们实际的税收却在不断减轻。出于同情怜悯,毋宁说是某种“施舍”,最底层的20%被照顾到了。然而同时,中间阶层,也就是那些希望通过自己的勤奋来改善境遇和维持自尊的人,收入和财产都在严重缩水。

这里有个数据,1983年到2013年的三十年间,经济状况处于社会中间60%的多大数人,财产平均缩水高达40%到80%。他们中有近半数的人认为,将来的日子会更辛苦,而下一代的前景会更惨淡,更加不妙。这样弥漫的悲观情绪可说是举世罕见,在美国的历史上也是从来没有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