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言:一碰到钓鱼岛,日本突然就不主张“航行自由”了

编辑:第三时尚网2016-06-13 12:31:14
浏览:
文章简介:而整件事最离谱的是,即便站在日方的立场来看,日本的主张也充满着自相矛盾,日本一直主张的接续水域航行自由怎么突然消失了?日本的外交还有没有原则?这些已经无人知晓……【据日本共同社9日报道,当天凌晨,中

而整件事最离谱的是,即便站在日方的立场来看,日本的主张也充满着自相矛盾,日本一直主张的“接续水域”航行自由怎么突然消失了?日本的外交还有没有原则?这些已经无人知晓……

【据日本共同社9日报道,当天凌晨,中俄军舰首次且同时出现在钓鱼岛附近海域与日本军舰对峙。为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下达三点紧急指示,日方还紧急召见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进行抗议。中国国防部当天就“中俄军舰今天进入钓鱼岛附近海域”一事答问,国防部新闻局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军舰在本国管辖海域航行合理合法,他国无权说三道四。】

陈言:一碰到钓鱼岛,日本突然就不主张“航行自由”了

6月9日零时50分,正在新加坡访问,前一段参加香格里拉论坛,在论坛上反复主张“航行自由”,并有意和美国联合进入南海巡航的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接到了一分紧急报告:一艘中国军舰在零时40分左右,进入距离钓鱼岛群岛24海里范围内。

按照中谷对国际法的认识,12海里属于领海,12海里之外到24海里的范围,则是“接续水域”,各国有“航行自由”。在香格里拉论坛,日本反复主张的正是这种包括军舰在内的航行自由。美国军舰驶入中国在南海的岛屿时,是12海里也要碰的,中谷对美国的这种做法十分赞赏,也有意让日本军舰这么做做看。但现在中国军舰首先进入钓鱼岛群岛海域24海里内,这让中谷顿时觉得不知如何是好。

“彻底收集情报,强化警戒监视!”中谷发出了这样的指令。

中国军舰进入钓鱼岛接续水域

经常刊登鼓吹中日对立文章的《日本经济新闻》, 在“航行自由”问题上保持了与日本国家的高度一致,是这一主张的极为热情的倡导者。但6月10日这天,在谈到中国军舰进入钓鱼岛接续水域时,也不得不说:“接续水域是与领海相接的公海,航行本身在原则上不违反国际法。”

但是,这并没有因此让《日本经济新闻》等日本媒体,在炒作中国军舰在钓鱼岛24海里内航行一事上说公道话。

日本媒体是这样报道中国军舰在钓鱼岛群岛接续水域航行一事的。

8日21时50分,先是三艘俄国军舰进入钓鱼岛群岛接续水域,日本自卫队的舰艇立即跟踪监视。俄国舰艇一直在接续水域中航行,“从南小岛的接续水域,经过鱼钓岛,接着从久场岛与大正岛之间的水域继续航行,在9日凌晨3时5分,驶出接续水域。”10日《朝日新闻》报道说。

俄国军舰在钓鱼岛附近航行的时候,日本注意到中国军舰也出现在了钓鱼岛附近。8日23时,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开始向外务省通报了中国军舰的活动情况,并预测说,如果继续航行的话,中国军舰有可能进入钓鱼岛的接续水域。“在北京的日本大使馆,开始向中国抗议。”日本媒体报道说。但在公海上航行的中国军舰,为何受到日本的抗议,日本媒体没有报道抗议的根据及抗议的内容。

9日零时40分前后,中国军舰进入钓鱼岛群岛的接续水域,在俄国舰队驶离接续水域后5分钟,3时10分中国舰艇也离开了日本主张的接续水域。

1时15分,外务省亚太局石兼公博局长开始用电话向中国驻日公使刘少宾抗议,要求中国军舰立即停止行动。

凌晨2时前后,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相当于外交部副部长)斋木昭隆,将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召唤到外务省,两者用了大约20分钟时间进行了协议。斋木次官认为中国方面的行为是在单方面地抬高紧张态势,并表示了“重大悬念”。

日本外交,特别是对华外交在安倍时代以强硬、对抗、无事生非为主要策略。外务省与防卫省的内部沟通非常的成问题。斋木次官大概完全不知道在前几天的香格里拉论坛上,防卫省最强调的就是“航行自由”,而接续水域的航行自由更是国际法上规定的。撇开中国认为钓鱼岛是本国固有的领土不说,按日本防卫大臣在国际会议上强烈主张的内容,按国际法的相关规定,斋木凭什么向程大使抗议,除了这种抗议显示出日本国内各个部委之间的联系非常疏远外,更多的是显示出斋木等日本外务省职业外交官在国际法方面的知识严重不足。

程大使当然回绝了日本的抗议,严正指出“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不能接受日本的抗议。”但同时表示不希望扩大紧张态势,将向本国传达日方的态度。

“我第一次在深夜叫一个国家的大使来外务省接受抗议,事态相当的严重。”大概担心程大使对外务省一个次官,在凌晨两点传呼他来接受抗议属于极为不礼貌、具有十分强烈的敌意这点理解不足,在程大使离开外务省前,斋木特别用这种具有强烈色彩的语言,向中国大使发出了警告。

“我们执行的是日美主张的航行自由原则”

其实除了日本外务与防务之间的联系严重缺乏,外交官对国际法知识严重欠缺外,在中国军舰驶入钓鱼岛群岛的接续水域问题上,日本本来也是要小题大做,过激反应的。

比如,8日21时俄国舰艇驶入钓鱼岛群岛接续水域,到次日3时05分,日本并未向俄国提出任何抗议。一个比较大的原因,是防卫省相关官员对《朝日新闻》说的,“俄国对钓鱼岛并没有领土主张,需要与中国区别对待。”

这有两个方面的意思。第一,外国军舰驶入接续水域,可以不抗议。抗议便是区别对待的一种表达方式。至于在外交上是否抗议,以哪种形式抗议,那是外务省的事。外务省也明确显示了对俄与对华态度的不同。

第二,10日,右派报纸《产经新闻》社论的表述是“俄国在钓鱼岛问题上没有领有权的主张,过去也有过通过(日本接续水域的)前例”,所以日本要分析俄国是否与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联合的意图,但并没有督促日本政府对俄国也进行抗议。按照《产经新闻》的论法,有过前例就可以不抗议了。听话听音,按《产经新闻》的意思是,中国军舰如果是第二次驶入接续水域,就无需抗议了。实际上让日本外务省做到这点很难。

日本在国际社会反复强调“航行自由”,今后也会不断这样主张下去,甚至在俄国舰队驶入日本接续水域的时候,也不抗议,不说什么。但中国这么做绝对不行。日本这次用十分粗暴的方式对待中国大使,斋木在中国大使离开外务省时说的那番话问题非常的严重。斋木本人该知道这么说的后果,更该知道凌晨2时传中国大使去外务省接受抗议,将会给中日外交带来何种结果。但这些正是斋木需要的。日本著名媒体人近藤大介在最近出版的著作中反复谈安倍内阁在构建“对华包围圈”,外务省是实施这个策略的重要部门。对中国使用更高一个级别的抗议语言,用几乎是侮辱的方式传呼中国大使去听抗议,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要向安倍内阁显示自己在外交上为恶化中日关系作出了巨大的努力。

日本外交在对华问题上不断强化对立,这种对立今后会更多。原以为目前中日关系已经相当恶化,但很可能这只是进一步恶化的开始。

10日,很多人看到了俄国驻日大使馆发出的一条推特文。尽管日本并未向俄国表示抗议,但俄国使馆也还是在推特中声明,“我们只是按日本与美国主张的航海自由这个原则办事而已”。公开表示是有意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的舰队横跨日本所谓的接续水域。日本外交官、媒体在俄国面前一句回应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但对于中国,日本似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前面是防卫大臣在香格里拉论坛上主张航行自由,后面是外务省对中国舰队在钓鱼岛群岛的接续水域航行表示抗议。日本的航行自由到底是什么?日本的外交是否有原则?这些已经无人知晓。

更何况,讲得很清楚了:“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不能接受日本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