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学天使”性侵女童案告发者:一度放弃告发删掉一切证据

2015-09-03 08:02:35 来源:第三时尚网

秋楚:我8月20日给隆林的教育部门打电话,说王杰的案子已经立案了,你们能不能协调一下,先把助学金发下去。但希望我们周围可以多一些“秋楚”,秋楚不是网上评价、谩骂或者赞赏的键盘侠,是发现不公并愿意做点事改变现状的人。

“助学天使”性侵女童案告发者:一度放弃告发删掉一切证据

“助学天使”性侵女童案告发者:一度放弃告发删掉一切证据

以投资助学为由接近王杰(图)后,秋楚收到了王杰发来的性侵受助女学生的视频。搜集证据后,他决定举报。秋楚供图

■ 对话人物

秋楚 男,30岁,山东泰安人,百色助学网捐助者,发现该助学网站负责人王杰涉嫌性侵多名受助女童后,他历时一年半独自调查取证,并以秋楚之名向警方、媒体举报。2015年8月22日,王杰被批捕。

■ 对话动机

举报者秋楚干了公安人员该做的事。

当被称为“助学天使”的王杰给他发来的侵害女童的视频时,他气得一拳砸在书桌的玻璃板上,手缝了7针。

调查、举报,从义工到义士,他感触最深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受害者的拒绝,知情者的躲避,责任部门的推诿,让他和那些受侵犯的孩子一样,孤立无援。

秋楚当过4年兵,也是一位8岁女孩的父亲。一到夜里,那些受侵害女孩的表情就压得他喘不过气。“人得有良心不是吗?没发现就罢了,可我知道了就不能不管。”

他心里的一块石头还没有落地。

9月1日是中小学开学的日子,助学网的负责人被控制,那些受助的学生无法及时得到助学金,读书面临困境。

“你的网站是助学还是助色?”

新京报:起初是怎么关注百色助学网的?

秋楚:2012年,我和几个战友想做点公益。在一家大型公益基金网站,看到了王杰做的百色助学网。网站在所有公益组织中排名最顶端,做得比希望工程的还精良。上面孩子的学校、住址,捐款人的捐助金额公布,很清楚。

新京报:所以你决定资助?

秋楚:打开网站,能看到一张张孩子的脸,他们穿着带补丁的衣服,房屋破破烂烂,我们很吃惊。就决定拿些钱来捐助,资助一个孩子一学年200元,负担得起。

新京报:后来发现这个助学网不对劲儿?

秋楚:2013年底,作为捐助者我想知道孩子的现状,联系受助学生,孩子告诉我助学金没有全额发放,比如本来该发500元,有的孩子只拿到三四百元。

新京报:后来发现问题不止出在助学金上了。

秋楚:2014年5月,我第一次只身去隆林找受助学生。“王杰让我到他宿舍领钱,我不敢去”,女孩们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很疑惑。助学网留言里,2011年一名广州的助学者留言质问王杰,“你的网站是助学还是助色?”问题严重了。

“我求她们站出来,被拒绝”

新京报:你的调查首先从什么地方入手?

秋楚:王杰有4个QQ,3个QQ群,我都加上了,找到了和他互动频繁的网友张钧,突破是从张钧开始的。我联系张钧,佯装咨询王杰的网站,聊了两个月才获得他的信任,他和我说,“去隆林助学好,当地封闭、愚昧,有吃有喝,还有学生妹玩。”

新京报:后来怎样拿到王杰性侵孩子的证据?

秋楚:因为王杰做鱼塘生意,我以江西水产老板的身份加了他QQ,并用“张哥介绍我来的”获得信任。在假装谈投资的4个月里,王杰不断邀我去隆林考察,一次,他把送学生妹作陪当做考察的“福利”透露给我。为了证明有这个“能力”,他发来多个他性侵女学生的视频。

新京报:收到视频的时候,你是什么反应?

秋楚:视频里那些女孩,她们反抗,但无力。我心里怒吼。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渣,我后悔把钱捐给他。

新京报:后来就试图联系被侵犯的女孩?

秋楚:我需要寻找视频中的女孩,证实她们是百色助学网的受助者。最终找到了第一个证人:梅子,她中考前遭遇王杰性侵怀孕,打掉孩子后辍学外出打工。梅子对王杰充满了憎恨,但她害怕家人被报复、视频被泄露,不敢报警。

新京报:一共找到多少被王杰侵犯过的女孩?

秋楚:很难统计,因为愿意协助我调查的只有4个,梅子和另一个女孩愿意站出来指证王杰。梅子上班了,其余三人还在上学,4个人目前最大的20岁,受侵犯时才十二三岁。和她们面谈时,女孩们都不敢正视我的眼神,说话声音特别小。梅子总做噩梦,不敢交男朋友,离开老家了,也没勇气开始新生活。

新京报:调查过程中,最艰难的是什么?

秋楚:是和受害孩子们的沟通,当她们用怀疑的眼光审视我时,当我求她们相信我、站出来时,被冷冰冰地拒绝了,那时我最难过。有个女孩说,“我知道王杰的人品,我也知道王杰干的那些事,我也很敬佩你,但我真的没法站出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首页 减肥方法 饮食减肥 丰胸 局部塑身 情感故事 增高 流行发型 发型DIY 发型设计 不育不孕 人流 两性 婚纱 非诚勿扰
首页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第三时尚网 版权所有 www.sky003.com 桂ICP备1300248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