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分观众认为这部电影野心很大,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2021-04-08 07:17:54
字号:
编辑:龙洁寒

  隐晦的表达也促进了读者思考,演员演技也不拉胯,值得二刷。

  但还有一部分观众觉得被电影“欺骗”——前面埋了那么多女主为何反抗抚养弟弟的引线,结尾最终还是“妥协”。

  本来今天,我是想纯和大家聊聊《我的姐姐》里的拍摄技巧和文本内容,但看到网上针对这部电影日渐对立且过激的声音,我想换个方向

  ——针对大家对电影中的反感、不理解之处,逐一给出我自己的观影答案。

  当然,在这其中,也就包含了我对这部电影的态度。

  在正式分析之前,先简单跟大家说一下《我的姐姐》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方便下文阅读理解。

  姐姐安然(张子枫 饰)因为父母生二胎而和家中闹分裂,上大学后就没有回过家,全靠自己打工读书。

  父母意外遭遇车祸去世后,她面临着是追求个人独立生活,还是抚养六岁弟弟(金遥源 饰)的艰难选择,从而展开了一段细腻感人的亲情故事。

01

社会议题过多,显得杂乱刻意?

  《我的姐姐》时长仅仅两个小时零六分,但片中给我们展现了几个庞大的社会议题,如独生子女政策、二胎新时代、重男轻女、女孩性骚扰等等。

  随便哪一个单拎出来,都是深埋社会肌底的症结,是一个贯穿时代的痛点。

  也正因此,有网友认为导演野心太大,但内容量不足,没有专注讲好一个议题,从而显得杂乱刻意。

  但凭良心讲,我觉得是层层递进,一环套一环,观感并不混乱。

首先,重男轻女是根源。

  因为重男轻女,安然的爸爸一直想要二胎,甚至撒谎以“女儿是残疾人”来骗取生二胎的资格。

  因为重男轻女,安然父母认为女孩不必过多奋斗,强行改了她的志愿数,把女儿生硬拴在了家的周围。

  也正因此,安然从小就独立,活得很坚硬,但内心实则很“软”——想做出大成就,渴望被认可、被看见。

  而且片中对于重男轻女的社会现象,并非轻飘飘的刻画,安然所受的苦,在长辈姑妈(朱媛媛 饰)那里,就曾一一受过。

  年轻时的姑妈原本有上大学学习俄语的机会,却因为家境限制,也因为父母重男轻女,被迫把上学机会给了考上中专的弟弟。

  后来姑妈跑到俄罗斯做工作,刚到没多久,就被妈妈打电话催回家,理由是弟弟结婚生娃(安然),让她回来帮忙带孩子。

很明显,这是一种轮回往复式的受害。

  虽然男性生下来几乎就是既得利益者,但导致女性困境的源头不在他们,而在父权制社会形态。

  其次,是二胎新生代。

  它加剧了兄弟姐妹之间的年龄差,夸张一点可以说是“代际关系”,矛盾自然更激烈,也是安然和弟弟最初不亲近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