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一日破3亿 我不是药神票房最新数据实时统计

2018-07-06 12:49:48 来源: 综合广州日报 作者: 龙洁寒
字号:

  我不是药神 1日破3亿元票房,《我不是药神》是一部社会题材的电影,演员有徐峥,王传君,周一围等实力派。单从 票房收入来看很火爆的。夏日炎炎,正是看电影、追剧的好时光。

  我不是药神由谭卓、徐峥、章宇、王传君主演。宁浩、徐峥监制。文牧野导演。

  影片不煽情,不博同情,尽可能减少艺术加工,将镜头聚焦白血病群体。在早先的点映场却出现了千人飙泪、掌声不息的现象,女主谭卓更是背对荧幕,哭到不能自已。

  或许这种真实,才更能打动人吧。就像电影中的那句谁家能不遇见一个病人,你就能保证这一辈子不生病吗?》》》》我不是药神票房能超过20亿吗

我不是药神一日破3亿

  《我不是药神》的火爆,让市场对今年的电影暑期档有了更多期待。有机构分析,今年暑期档电影票房市场或超180亿元。

微信图片_20180706093705

  我不是药神一日破3亿

  公开数据显示,该爆款电影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7月5日0时正式上映。据猫眼数据,截至5日晚20点34分,该电影已收获票房超3亿元,上座率达18.9%,排名第一。截至7月6日,我不是药神票房已经突破3亿。有机构预测,《我不是药神》或复制去年《战狼2》的成功,再创票房奇迹。》》》》我不是药神格列宁药是什么药

  受益于此,该电影的出品方、发行方之一北京文化的股价也是涨得停不下来。Wind数据显示,自6月22日以来,北京文化股价由9.22元一路蹿升至14.52元,涨幅55.96%,市值涨约40亿。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我不是药神》的火爆,让市场对今年的电影暑期档有了更多期待。有机构分析,今年暑期档电影票房市场或超180亿元。

  16路资本狂欢!上市公司股价逆市大涨

  《我不是药神》是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中国现实题材电影,由年轻导演文牧野执导,宁浩监制,徐峥监制兼领衔主演。这部电影从小人物的生活入手刻画,大胆地探讨了医疗、医药等敏感话题。

  影片的投资方共16家,包括主创宁浩的坏猴子影业、主演徐峥的真乐道传播,以及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北京文化、唐德影视、阿里影业、中南传媒、万达电影等,联合发行方包括淘票票和北京文化。具体参见下图:

  因此,北京文化仅是《我不是药神》大火之后,受益的上市公司代表之一。

  在点映的好评如潮下,影视股集体躁动,逆市大涨。7月5日,北京文化收涨8.93%,欢喜传媒涨4.93%,唐德影视涨4.06%,阿里影业涨2.35%,中国电影涨1.45%。

  (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保守估计北京文化总收益破亿

  有业内人士称,开始业内对其预测票房在10亿左右,而在大规模的点映、首映礼后,不少人预测票房提升到20亿。面对点映期间的好成绩和不断发酵的好口碑,市场上更有人大胆预测,认为该片的票房将超过30亿元,并具备冲击今年暑期档甚至是年度票房冠军的潜力,甚至有望比肩《战狼2》。

  北京文化董秘陈晨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称,《我不是药神》整体制作成本不超过1亿元,公司出资1500万元。此外,公司还负责影片的宣传及院线发行,已另行垫付的影片宣发预算不高于6000万元。

  陈晨介绍,《我不是药神》不采取保底模式。那么北京文化能从这部暑期档影片中斩获多少收入呢?

  业内人士提供的出品方票房收入公式为:出品方票房收入=票房×(1-5%电影专项税-3.3%营业税)×43%。

  我们采取一个较为保守的估计,假设票房收入为15亿,15亿元×(1-5%电影专项税-3.3%营业税)×43%=5.91亿元。

  如果将1500万元的投资按票房分成15%来计算,北京文化票房分成将是为8872万元。

  业内人士介绍,发行方在发行电影时有固定收入,如果有垫付宣发费用还要回收这部分内容。发行方的收入比例有低至8%的,也有高达18%的,12%左右为正常值。

  所以,以12%的发行收入比例代入,不考虑8亿元以内的票房,计算发行方收入的具体公式为:发行方收入=票房×43%×12%。

  按照上述公式计算,发行方收入=5.91亿元票房收入×43%×12%=3049.56万元。

  在上述数据基础上计算,北京文化的票房分成收入与发行收入将达到1.19元。

  目前来看,《我不是药神》的排片占比正不断增加。根据淘票票数据显示,6月30日、7月1日、7月3日,其排片占比分别为4.5%、7.4%和9.1%,其中7月1日上座率甚至达到35%。随着正式上映日期的临近,数据显示,该片上映首日排片率将达到68.1%,此后两天将维持在70%左右。

  根据猫眼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电影票房最高的前十位里有三部电影属于现实主义题材。《红海行动》以36.5亿元排在影史最高票房第二位,《前任3:再见前任》《后来的我们》分别以16.4亿元和13.6亿元位列总票房排行榜的第五和第八位。

  今年“元旦”档,“前任”系列最终章《前任3》上映之后广受欢迎,影片故事很接地气,以幽默的笔触书写年轻人分手后的状况,成功击中年轻观众的情感共鸣,最终成为一匹真正的票房黑马。随后的“五一档”,又一部“前任”题材的电影《后来的我们》票房也大卖。

  这两部电影能够走红,正是因为击中观众的“前任情结”,尽管这些故事几乎没什么新鲜感,也没有太大的起承转合,但偏偏是这些熟悉的故事,才最能触动观众。因为,分手的经历是大多数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曾经有过、甚至是正在经历的。由此所引发的“回忆杀”,更容易激发情感共鸣。在多数观众看来,这两部电影的不圆满结局,反而更为真实地勾勒出爱情的样子。

  《我不是药神》则拥有更为广泛的群众基础,片中所呈现的是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医疗话题。片中,一位病友追问:“谁家还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生病吗?”有力的追问击中了观众的痛点和泪点:“这是跟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生老病死。”

  印度和韩国也是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的多产地。去年以来,多部在国内上映的印度电影深获好评,几乎来一部卖一部。因为这些作品不乏人文关怀,填补了国产电影的空白:重男轻女的话题,“学区房”的话题。此外,韩国《素媛》《熔炉》等现实主义题材佳作,近年来也为中国影迷津津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