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斗鱼合并,成为新公司联席CEO后,打破这一悖论吗?

2020-10-15 09:10:21
字号:
编辑:张晓阳

“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并将保持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这是合并同类型公司后对外公告中经常出现的一句话。

但一山不容二虎。最终结果,要么一方最终离去,要么两者双双出局,大部分企业的“联合CEO”制度终究会被首席CEO取代。

这是联席CEO制度的悖论。斗鱼CEO陈少杰和虎牙CEO董荣杰,能在虎牙斗鱼合并,成为新公司联席CEO后,打破这一悖论吗?

从业界目前普遍观点来看,这几乎没可能。“根据以往第二合并的案例来看,最后还是得有一个人留下,一个人走,或者两个人都离开。”经纬中国副总裁庄明浩就如此明确表示。

“不光是中外企业过往众多经验和案例,表明采用联合CEO公司,其模式都未能太长久,只是一个过渡存在,包括SAP、甲骨文都在此前废弃了联席CEO制度。而且,原本就存在矛盾的两人,在新公司成立并未得到彻底解决。”10月13日,有着多年经验的VC投行人士张博(化名)同样如此判断。

张博所在投行,这些年也投了不少互联网企业,并有过促成业内企业合并经验。他的感受是:“联席CEO们不但要有能够在圆桌上拍案而起的精神,更要有讨论完之后不管是共识还是冲突,离开会议室后只有一个声音的觉悟。”

这是联席CEO管理模式有效的前提。不过,这恰恰是各位联席CEO们最大难题:都有着光辉创业历史,以及圈内外赫赫名声,权利岂能与他人分享?

控制权之争,最狼性的不笑到最后

2015年10月初,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尘埃落定,两家曾在团购将战争进行到白热化的对手站到了一个阵营,两家公司合并后将成立一家新公司,采取联席CEO制,王兴和张涛出任联席CEO。

和斗鱼虎牙合并一样,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彼时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但事与愿违,架构调整和人事变动比想象来的更快——仅1个月后,联席CEO制度就正式宣告结束,张涛退出管理一线,大众点评原推广事业群负责人李璟、首席服务官王雨等一众老臣也被清退出局,其变革之快速曾让市场惊愕。张涛,也因此被称为“最短命的联席CEO”。

此后张涛转战投资,渐渐消失于江湖中。王兴则独自率领彼时不过150亿美元的“新美大”狂飙突进,即便在2018年“新美大”成功赴港上市,敲钟现场,媒体也没有捕捉到张涛的身影。

和新美大一样,滴滴合并快的、58同城合并赶集网,都采用了一样方式,但结局都相同——双CEO模式维系最长的姚劲波和杨浩涌,两人维系58赶集联席CEO的头衔有7个月,最终以杨浩涌退出,分拆做瓜子二手车为结束。

虽然姚劲波和杨浩涌共用CEO头衔有7个月,不过,姚劲波此后却明确表示“中国联席CEO模式行不通”。退出的杨浩涌,在后来的部分演讲中,真实情绪也最终被捕捉到:“如果有任何一个机会把对手消灭,双方都不会砍了自己一半的身体,去跟对方做合并”、“不希望合并再发生,即使是并别人也不愿意。”

“谁出局的关键,往往取决于投资人的意志。”张博表示,这是双方一个成绩、执行力、格局的综合较量,从投资人角度而言,往往愿意选择杀伐果断的领导者。

新美大就是如此。一位曾接近美团高层的人士如此表示,王兴作为团购大战的尸骨坑里爬出来的人,敌人无数,狼性自不必说。但张涛和王兴相比,却是一个精明柔和的上海男人,有着患得患失、优柔寡断的弱点,虽然经营大众点评多年格局却始终无法做大,“张涛是个好人,但不是领导者,投资者选择王兴自然情理之中。”

不过,性格也不完全决定命运。杨浩涌能把分拆的瓜子二手车做成今天规模,也经历了无数“血战”。根据《财经》报道,投资者老虎基金意识到难以说服杨浩涌答应合并之后,采取了最极端的做法——直接把自己持有的赶集股份卖给了58同城。同时,说服其他赶集投资人一起将股票出售给58。

激怒姚劲波和投资人的,还有杨浩涌答应合并后的举动——根据媒体报道,签约前一个周末,杨浩涌拿到了一纸香港法院对合并的禁令。在合并谈判最后关头,提出要让谈判的参与方多支付4亿美元,要求得到满足后,他才向法院申请撤销禁令。当时所有人都看向姚劲波,所有人都以为交易黄了。

最终,赶集投资人从整次交易的收益里出了4亿美元的一大部分。事后,姚劲波在一个公开论坛回忆,“我当时手上有一个酒杯,差点就扔出去了。”


声明:
1、第三时尚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2、第三时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三时尚网"。
3、本站提供的图文仅供参考,不能作为任何咨询依据,专业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谨防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