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军“反黑针”--奥德丽格“奥美定公益救助活动”

2018-06-25 17:47:40 来源: 第三时尚 作者: 缘糖
字号:

  2018年5月8日,《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一经公布便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社、光明网、北京电视台、新浪医美、腾讯、凤凰等众多权威媒体的鼎力支持。而其中揭露的黑医美罪恶,让我们不得不引起反思。

  白皮书惊人数据:100万黑针受害者的命运

  非法药品中最为猖獗的就是不明注射物/针剂,包括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奥美定)、微晶瓷、骨粉、生长因子、硅油等,白皮书中将这些不明注射物概括为“黑针”,也是目前大多消费者采取的微整形方式。不明注射物会对人体造成巨大的伤害,包括皮肤溃烂、面瘫、血管栓塞、失明等,让受害者痛不欲生。 不明注射物的取出是一件极其繁杂的事情,是目前美容外科里最复杂的大手术,并非微创手术就能解决,需要多次的手术及修复治疗。很多整形修复医院都不具备这样的技术条件,这就导致患者在寻求治疗时困难重重,经过了多次的修复治疗仍然没有将注射物取干净,甚至情况越来越糟。

  这是一组令人生畏的数字,其中包含了多少青春萌动的少女、破碎的家庭、陨落的生命。通过整形美容拥有一张娇美的容貌,逐渐成为女性提高自信心的一种重要方式。但是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里,却有上百万个鲜活的生命在被迫承受着“黑针”的摧残,身心煎熬,如同炼狱,这不是一个个案,而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她们,在经历着你想象不到的生活

  这是一组毫不夸张的数字。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遭遇非法医美而造成的沉重后果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很多家庭由于治疗费用的高昂或者倾家荡产、又或选择放弃治疗忍受病痛的折磨,更有不被爱人谅解,弄得家庭破碎的不在少数。

  半脸妈妈的求生之路:

  我出生在农村,那边的医疗条件不好,年幼时患上了面部肌肉萎缩症。到十几岁时,左侧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个坑。那时正是女孩子爱美的年龄,别人都开始谈恋爱了,可是我因为脸上的坑一直找不到对象。15年前,我在家乡通辽的一家餐厅做服务员,在老板娘的介绍下,就去到了那家美容院,注射了一支不知道名字的药,说是可以填平我凹坑儿。那是15年前,我才19岁!

  我当时都不知道美容院抽进针筒的乳白色液体是什么?一段时间后,注射过的那块面部开始脱皮。每到夜间,半边脸就会奇痒难忍。痒得我整晚无法入睡,一开始用手挠,挠出血了,我只好改用手搓。痛苦煎熬后,我发现面部还开始麻木,发展到现在,左边脸僵麻的时候,嘴都不利索了。

  这些年我经常会想,如果15年前我没有走进那家害人的小美容院,我的生活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不用整天靠这头发遮住半边脸,不用每天以泪洗面,走在大街上,也不用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应该还可以给孩子一个“漂亮”的妈妈……

  后来王院长进行过诊断,确诊注射物为奥美定,并发现面部神经也已经在15年前的那次注射中受损了。为了摆脱痛苦,去年6月份,我鼓起了勇气,找到了本地一家医院做了取出。可是,让我失望的是,手术只是取出了我脸上一部分注射物,还有很大一团东西在我脸上,用别人的话讲:我变得更加吓人!因为痒,脸上的皮肤已经被我越挠越薄,已经和周围皮肤明显不一样了,我已经绝望了......

  被救助者反馈:

  奥德丽格医疗团队还求美者一个阳光灿烂的未来

  北京奥德丽格王志军教授是此次反黑针公益行动的特邀嘉宾,奥德丽格在王院长的带领下,累积完成面颈部异物取出1000余例,为社会做出了突出贡献。

  为响应此次反黑针活动,同时继续发扬“医者仁心”的精神,奥德丽格在领导班子的专题会上讨论并决定于6月8日启动“反黑针”救助活动。

  树德务兹,除恶务净!

  -------北京奥德丽格医疗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