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来北大无人慰问 高岩母亲讲述女儿生前身后

2018-04-08 13:00:58 来源: 财新网 作者: kun
字号:
浏览:

  “三个保安像看犯人一样看着我,不让我进去。”提起20年前孩子去世后自己到北京大学讨要说法的往事,周树铭双手捂面,哽咽不已,“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我一直在小院站着,中文系没有一个人出来问过一声。”

  77岁的周树铭,是北京育才小学的退休教师,也是“北大教授沈阳性侵”事件中广受同情的北大中文系1995级女生高岩的母亲。4月7日下午,缄默20年后,周树铭接受了包括财新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20年了,没有人听我们说,我们也不知道向谁说。”她说。

  4月5日,高岩的好友、北大1995级社会学系学生李悠悠在网络发文,指责当年在北大中文系任教的沈阳,多次以交流学术等名目约高岩单独见面并趁机性侵,并在学生中散布高岩是“精神病”,致使高岩身心受到极大伤害。1998年3月,不堪重负的高岩在家自杀身亡,年仅21岁。

  现年63岁的沈阳是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有着“长江学者”的桂冠。4月5日当天下午,沈阳发布声明,否认自己曾对高岩性侵和有过性关系,称举报为恶意诽谤。但4月6日北京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北京大学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的说明,称经查阅相关材料,根据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这一事件作出的调查结果,1998年7月,北大对沈阳做出了行政处分。时任北大中文系系主任的费振刚则对媒体表示,高岩去世后,北大校方专门针对此事召开了内部会议,沈阳承认与该女生有过“男女关系”,因此校方对沈阳作出“记大过处分”。4月7日,南京大学文学院发表声明,建议沈阳辞去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职。同日沈阳兼职上课的上海师范大学学术伦理与道德委员会也声明称,从即日起终止2017年7月与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好学生高岩

  在母亲周树铭的眼里,高岩从小到大一直是品学兼优、听话用功的好孩子。小学毕业后被保送进北师大附中,也是年年得奖。高中毕业,学校准备保送北京师范大学,高岩拒绝了,“她的理想就是北大中文系”。

  1995年夏天,高岩以优异成绩考入北大,圆了自己梦想。“中文系那一届73名学生,她的成绩是第一名。”周树铭说:“她非常高兴,我们带着她还到海南玩了一下。”

  大一第一学期,周树铭觉得高岩情绪各方面都挺好,跟父母说老师沈阳让她当学习委员,还说沈老师课讲得很好。周树铭说,高岩对教课好的老师格外尊敬,上高中时有个数学老师教学水平高,她就特别崇拜,学习格外用功,“她学文科的,高考数学考了130多分”。

  大学期间的高岩如中学时代一样优秀。北大第二年,高岩曾拜访过著名红学专家周汝昌先生,“周汝昌特别喜欢她,给她亲笔写信,专门解答她的问题。”采访中,周树铭向记者展示了保存完好的周汝昌先生给高岩的信件,以及一大摞高岩从小学到北大历年的奖状、证书、成绩单。

  周树铭回忆,女儿的异常最早出现在大一下学期,时常闷闷不乐,还说不想上学了,想休学。此前,高岩曾跟母亲抱怨沈阳老师总叫她干这干那,她不想干了。周树铭没在意,只是劝女儿要听老师的话,积极为班级同学服务。

  后来,高岩的精神越来越不好,总是萎靡不振。“我说带她去看下医生,她不去,安慰我说没什么事儿。”周树铭说,高岩平时比较内向,什么事儿都不爱说,周末哪儿都不去,就爱上书店。

北大无人理睬我们

  1998年3月11日下午,高岩在家中打开煤气阀门,自杀身亡。此前,高岩曾自杀过两次。一次是割腕,一次服用安眠药。高岩自始至终没有向父母吐露过内心的痛苦。高岩的父亲在一封公开信中自责作为父母女儿关心太不够,让女儿独自一人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最终走向不归路。

  据周树铭说,高岩自杀后,她才从高岩的同学口中知道了有关沈阳的事情。“尸检出来后,警察说,周老师,这孩子已经不是处女了。”周树铭说,“当时我都要疯了,我的孩子是一个小姑娘。沈阳利用我的孩子单纯好学,听老师的话,祸害了我的孩子。”

  周树铭自述,她疯了一样去北大找沈阳,结果三个保安把她拦在北大中文系的小院里,看犯人似的看着她,她从早上九点一直站到下午三点,中文系没有一个人出来问过。

  “好像那时北大快百年校庆,我就在那里大声嚷嚷:沈阳大流氓。”后来,周树铭晕了过去,被高岩的姨妈拉走了。

  采访中,周树铭几度泣不成声。她说,高岩去世后,北大一名工作人员将他们家属叫到教务处说,警察说了,你女儿是自杀,和北大没有关系,我们只补偿停尸费。

  “20年了,北大从来没有派人来看过我们,没有人问过。”周树铭说,高岩自杀后,当年有个高岩曾经请教过的研究聊斋的中文系老师以私人名义来过她家,表达对高岩不幸离世的惋惜和痛心。

  针对有关“高岩家属没有对北大给沈阳的处分提出异议”的说法,周树铭称,没有人代表北大告知她这个处理结果,更没有人事先征求过她的意见,后来还是高岩的同学告诉她,北大给了沈阳一个处分。周树铭说,20年来,这件事情一直是他们心头之痛,每当想起以泪洗面。“但我们实在没有能力,学校已经把这件事情给我们结了,我还能上哪里去告?”

  延伸阅读:

  南京大学文学院前后两任院长对“沈阳事件”相继表态

  南京大学文学院对“沈阳事件”发布声明:建议辞去教职

  沈阳事件举报人李悠悠称:自己终于站出来公开揭露此事